导航菜单

特别国债的特别使命:保民生、救企业!-南大碎尸案图片

特别国债的特别使命:保民生、救企业!

就拿武汉和湖北来说吧。4月8日武汉解封重启,但恢复正常的经济和社会秩序仍需时日。武汉封城76天,为抗疫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和代价。此时全国百姓抢买武汉货,头部企业强力投资支持武汉,都是希望这座城市“满血复活”。就眼前的政策来看,免除税费的确可以帮助企业和个人减轻负担,但这更多针对收入而言。整个城市停摆那么长时间,从百姓到企业,没有生产经营活动,没有收入进项,缺的是现钱,这时候以普惠的方式,向武汉乃至湖北百姓提供一定数量的现金补贴,对困难人群加大补贴力度,是不是更有效和务实一些?以这样的方式支持基本民生,让更多的企业熬过最难的时光,不正是这个国债应该担负的“特别”使命么?

特别国债直接为民所用,符合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。有人说,中国没有直接发钱的先例。如此,不妨就从新冠肺炎疫情后开始。

3月28日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议确定发行特别国债,这和适当提高财政赤字率、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一起,作为更加积极有为的积极财政政策安排。这将是中国第三次确定发行特别国债,此前两次分别用于补充国有银行资本金和设立中投的资本金。市场预期此次特别国债发行规模在1.5万亿元至3万亿元之间,不过对于特别国债用在何处,分歧显然更多。目前来看有几种倾向:其一,将特别国债主要投向基建等领域拉动增长,争取实现预期经济增长目标;其二是保民生、救企业。用于对民生的补贴和困难企业的救济;其三,用于公共消费或公共服务领域,以此带动个人消费的回暖。

特别国债发多少?怎么用?尽管具体安排有待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,市场已经颇多讨论。我们认为,不管特别国债发行规模多大,就其使用而言,原则理当是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。特别国债应该主要关注民生和企业,而非投向基建;重点放在救助,而非刺激。因此,拿出部分资金直接补贴为抗疫付出巨大牺牲的武汉和湖北普通百姓,是必选项之一。

推而广之,我们相信对于很多中小微企业来说,发钱是让他们获益更直接的方式。这些企业生产经营处在停摆状态,收入没了,但各项支出很可能减不下来,即使考虑到税费减免,他们要面对的仍可能是不小的开支,他们背后有多少员工要维持家庭生计。这几年各地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,每年新设市场主体都在增加,2019年全国日均新设企业达到2万户。当此疫情冲击之时,能够帮助更多企业扛过去,活下来,不仅保住了就业,也留住了创新的种子。这可以视为宏观意义上的保民生。

这些意见多有交集,只是侧重点不同。比如投基建的建议也有对民生的关注。我们认为,中央已经明确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,这部分资金就是用于拉动投资,没理由再把特别国债放进去。特别国债因疫情而生,其主要使命应该是帮助受到疫情影响的群体,所以保民生和救企业应当是其核心目标。说得直白一些,刺激经济不该是特别国债要承担的功能,它的核心使命应该是救助和托底,方向主要是民生和企业,特别国债之特殊性正体现于此。

原标题:经观社论 | 特别国债的特别使命:保民生、救企业!

别忘了庞大的个体户群体。按照经济普查数据,2018年末有6200多万个个体户,从业人员近1.5亿。疫情对他们的影响很可能被低估——他们中间有相当一部分是“隐身人”,未经工商登记。他们背后也会是上千万个家庭,他们也需要救助,但却不可能享受到任何减免。